钢价下半年风险与机遇,这篇文章说透啦!

时间:2018-07-21来源:互联网

上半年,各种螺纹的利好消息扑面而来,似乎什么也阻挡不了其上涨的脚步,端午节前夕北京螺纹在一片看好声中,一度大涨至3700元/吨。随后展开调整,关于进入淡季、需求减弱、利好出尽的逻辑阵阵响起。在此期间,热卷迎头赶上,接起了反弹的接力棒,从3150元/吨,至今已经涨至3560元/吨,涨幅达400元/吨,而螺纹则回探100元/吨至3600元/吨。市场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,才造成如此大的反差?
  当前市场现状:

  A、5月份下旬期货卷螺价差最高倒挂达172元/吨,现货价差更是高达500元/吨,如今大幅逆袭,期货卷螺价差恢复至110元/吨,现货仍有30元/吨的倒挂;

  B、明天就是,6月30日彻底除清“地条钢”等落后产能的既定期限,全年的压减产能的目标也完成大半,但关于电弧炉新投产和复产的消息却扑面而来,且从废钢价格止跌反弹、需求好转已经初见端倪;

  C、螺纹库存维持低位震荡,热轧库存持续大幅下降,现货价格也迎头赶上,超越螺纹后,“敢问路在何方”;

  D、螺纹钢期货1710合约逼空行情,大大打击了空头势力,还有3个月就到了交割月份,当前期货仍贴水320元/吨,多头仍占优势,而热卷走势相对稳健,期货贴水一直维持150元/吨左右;

  1、期货逼空行情带动现货反击

  上半年,螺纹1710期货合约一度深度贴水500-600元/吨,但现货低库存和相对强势的基本面,使其价格维持坚挺,图一为螺纹钢期现走势及期货贴水情况。1710合约持仓量较重,现货明显不具备交割条件,对空单持有者极为不利,越是临近交割月份,修复预期会愈强,正是此次多头反击的最强利器。在此基础上,预计三季度期现价差将逐级回归。



  图一螺纹钢期现走势及期货贴水情况

  2、卷螺差扭转 热卷接力领涨

  春节过后,在各种利好建筑钢材的消息刺激下,螺纹钢一路披荆斩棘,最高涨至3700元/吨,期货卷螺价差最高倒挂达172元/吨,现货价差更是高达500元/吨。端午节过后,热卷与螺纹的价差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经过修复,期货卷螺价差恢复至正向110元/吨,现货则仍有30元/吨的倒挂。具体见图二。



  图二卷螺差期货和现货对比

  下半年,相对螺纹,热卷等板材品种将更具优势,板材受淡旺季影响较小,而且从当前下游数据显示,汽车和家电销量持续好转,其用钢量也将增长,从当期热轧库存下降速度加快已见端倪,相比之下,梅雨季节,螺纹钢需求进入淡季。

  3、螺纹库存阶段性见底

  市场螺纹和热卷库存变化也不尽相同,图三可以看到全国螺纹与热卷库存对比。可以看到,去年同期,螺纹库存阶段性见底,三季度库存则呈现持续小幅增长的趋势,而热卷库存则维持相对低位。结合当前走势看,螺纹库存亦降至谷底,而热卷库存仍有加速下降的趋势。

 

  图三 全国螺纹、热卷库存对比

  4、下半年卷强螺弱似成定局

  2015年由于钢厂严重亏损,螺纹和热卷的产量是同步下跌的。2016年在铁矿石、焦煤焦炭的反弹推动下,钢价持续走高,螺纹率先反弹、产量猛增,5月份出现供应拐点,下半年一直呈现卷强螺弱的走势,钢厂产量亦是螺纹供应减少,热卷增加;11月开始生产热卷的意愿较螺纹走强,但库存急速增长后,给春节市场带来极大的压力。图四可以看到,今年3月份螺纹的生产意愿又开始较热卷走强,历史的走势不尽相同,上半年再次演变成螺强卷弱,6月份开始热卷有望再次逆转,接过领涨大旗。

 

  图四螺纹、热卷全国样本数据总产量调查

  风险与机遇

  通过上述分析,我们发现,在供给侧改革的催动下,中频炉的大限已至,全年压缩产能的任务也基本完成,而电弧炉新建和复产的消息不绝于耳,这也将成为下半年调节钢铁产量和价格的重要杠杆。笔者认为,后期市场的主要影响因素有以下几方面:

  A热卷价格强势反弹至3550元/吨,与当前带钢3500-3520元/吨价格已无明显优势,其取代带钢,分流至管厂的一部分需求会减弱,但随着下半年冷轧需求的好转,后期冷轧基料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。从近期钢厂的C料的接单好转已经可以看出,冷轧厂需求强劲,但冷热轧价差仍在400元/吨的偏低水平,低于冷轧厂的轧制费用,后期冷轧将有更大的上涨空间,也将成为带动热轧的重要因素。

  B、经过此轮大涨,市场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这段涨幅,随着螺纹1710合约期货贴水的修正,现货市场的反弹动力将削弱,特别是螺纹钢进入淡季后,库存拐点将出现,但只要热卷能维持强势,也会对螺纹起到一定带动作用。

  C、钢厂利润空间近1000元/吨,一直是价格反弹的最大阻力,钢贸商和下游用户一直有较强的恐高心理,但钢厂接单良好、市场低库存让所有利空钢价的佐证成为泡影。

  考虑到钢厂利润丰厚、维持高产量,电弧炉也将持续增产,调坯轧材厂需求仍有缺口,三季度,市场在卷强螺弱的基础上,维持强势运行的可能性更大,库存变化仍是监督市场运行的主要指标。